南有焦明🇵🇹

【Antonio love wolfgang】
沉迷克苏鲁神话,Cthulhu Fhatgn!
目前主食萨莫音乐家,scp爱好者,摩西厨拉二厨

我看看能不能用……有人说链接打不开……

【拉二摩西/R18】加冕

·fgo奥兹曼迪亚斯x卫星摩西,顺序有意义,人物属于亲爸爸ooc属于我

·双王设定,设定具体请戳 @Nokto 太太的双王漫画,感谢太太的激情赞助

·时间点为以色列王嫁入埃及后的第二年,初夜已有,详情请看 @JabberwockyY!! 阿游太太的作品!

全文走链接:

http://img03.sogoucdn.com/app/a/100520146/d2e7858829372b8e9826e7da8da1381b

【约书亚摩西/R18】The Immoralist

·私设约书亚 x fgo卫星摩西,顺序有意义,私设请戳 @Nokto 老师的私设

·婴儿车,诱受弱攻双箭头,极度ooc,内含与有妇之夫通奸,注意避雷

·以上接受者走起

 

约书亚踏进前辈的家门时,房子的女主人已经画好了妆,西坡拉拎着包在门口换上高跟鞋,冲丈夫的晚辈微笑。

 

“原谅我招待不周,单位还有一场会议需要我去,我就先走了。”

 

“啊,您太客气了,明明是我才是麻烦你们了。”

 

西坡拉从摩西手里接过家门钥匙,肤色不同的夫妻二人交换了一个吻,约书亚故意低下头整理论文稿子,极力掩饰内心里的感情,在他重新抬头时,两人的唇刚分开,约书亚不经意间瞥见摩西注视着自己并眯起了眼睛,但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错觉吧。

 

约书亚这么想。

 

“早点回来。”

 

“我会的,亲爱的。”

 

蜜色肌肤的女子推门走出,阴沉沉的天压下来带着不好的预感,她抿住嘴唇,但很快又绽开了笑容,她没什么好担心的,丈夫与他的亲戚呆在一起,有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她走下楼,从一直在窗口注视她的摩西视野里逐渐淡出了。

全文走链接:

http://img03.sogoucdn.com/app/a/100520146/1b57b6982d3c4f2787eb45df9c7bf8c3

宝贝,宝贝。你在哪儿呀。

大叔等着你回来呀,大叔做好吃的给你呀。

原来我在家里,并没有可以哭泣的地方。为什么这一点我到现在才明白呢。

他问我是不是讨厌他,讨厌就不再来了,却不知道我想的,是他们都不在家,我可以一个人生活的日子。

邱妙津说:我的家人可以深爱我,为了我去死,却不知道他们所爱的那个人并不是真正的我,只是一个名为我的虚像,然后我自己在冷眼旁观他们与一个木偶跳起和谐舞蹈。

有些事,我还是明白的太迟了。

要我说,失落是真的有,感觉又惹她不高兴似的。下午回来睡了三个多小时,睡到头昏,起来也奄奄的不太想说话,吃饭又被老妈戳着脊梁骨说成绩差的事情,挪回来打开手机上企鹅。

我:我回来啦——刚吃完饭回来,晕乎乎的……

她:(*`н´*)

然后我就傻了,盯着颜表情看了半分钟,脑海里全是她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她以前没用过这个颜表情】,瞬间“噗”一下子。

大概我一直能安稳心灵就是努力找点支撑自己快乐的事物吧,灵魂需要食物的补给,那些可爱的食物啊,比如爱情,比如爱情,比如爱情。

【拉二摩西】J'attends toujours,Un baiser de toi

•是拉二摩西不是摩西拉二……没错,或许我已经被Nokto老师扳成他俩通吃了【羞耻捂脸】因为这里情感好像更偏向拉二摩西,于是这么愉快决定了xxx

•只是一小段有关scp4000的随笔,意识流,摩西未被收容前尚还是博士的生活体验,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把自己累到不得不休假的傻孩子的心理实记【不】

•拉二对摩西的所有自称都是“我”。大概还没有中二起来就已经习惯了把对方放在同等地位吧hhh【喂】

•偷偷手动艾特一下 @Nokto 老师【逃跑】

•歌曲为推荐阅读BGM,配合歌词更有味道xxx题目为本歌歌词【翻译:我永远等待着,你的一个吻】

•写的匆忙嗯,没有任何水平,所以最后还是那句,求!不!嫌!弃!

“Rose se lève【Rose起床】

Elle prend son cartable【背上她的小书包】

Elle court, comme en rêve【她跑跳着,似乎还在梦中】”

被定格的歌词滑到小女孩儿梦醒的开头。

昏暗的房间里床板吱呀,很久未曾使用过啊,躺在其上翻来覆去滚动时引起声响,寂寞丝丝缕缕,让摩西想起埃及小姑娘的蛇,绞杀自己在无尽头的黑暗中,寻不见尸首。

月光清浅。

早就习惯了在基金会办公室里看文件到不知不觉安睡,然后被白炽灯光亮下的浅眠内惊醒,周而复始到天际发白。啊,大概是一周都没有见过这般黑夜了……如此想来他笑出声,眼睛半明半昧,希伯来人平躺着面朝天花板,两人睡的床只有一个人的温度,世态炎凉。

床不是他一个人的,房间不是他一个人的,连同这里陈旧气息里混杂的回忆也是乱糟糟,夹杂了另一个人的气息。于是他虚弱的头脑昏沉却清醒,蜷起身子仿佛失去母狼护佑的崽儿,手中里被单被攥紧又攥紧,可鼻尖依旧翕动,贪婪地把残留的仅有一点吸进鼻腔,变成电流传导到大脑里,获得接近吸食大麻的快感……或许是吧,他想,毕竟他根本没碰过任何毒品。

哪怕一直生活在一起,起居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连高中三年里座位都很接近……也没有改变某些注定的轨迹,不会改变那个人越走越远,自己连再拉住他的手变成奢求……

……真是,好可怜呢。真可怜啊。

不知怎么,内心里如此说着,如此感慨着,仿佛另一个人在自己胸中叹息,长叹复短叹。

“Les cheveux aux vent【发丝在风中飞扬】

Dix ans, à l'école【十年里,到达学校时】

Aux neuf coups de l'horloge【钟声总是敲响九下】

Elle attend l'amour【她等着爱情啊】

Mais l'amour ne vient pas【爱情却没有来】”

从初中到高中的六年内,这里的主人一直是两位——热爱蓝莲花的姑娘不与他们同住,如花般被那个人捧到手心含到嘴里的姑娘。不止一次看到同样肤色的两人勾住小拇指,迎着微暖的晨日在楼底下或是学校门口谈笑,全然不顾他人的目光。

他们当然不需要,他们不是被唾弃,被认同可耻的存在,更算不上怪物。

于是自己混在其中,不仅不像电灯泡似的发光,反而是熄灭的恒星,无声无光,直到有人注意到自己,才露出浅笑安然的神色,仿佛不论世界如何运转,自己都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鳄鱼给自己披上人皮,就再不会担心被人发现。

但是悲哀的是,从披上人皮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不能做一只鳄鱼了。*

“Rose se lèveToujours en retard【Rose醒来总是太迟】

Dans le train qui file【在飞驰的列车上】

Elle note dans un carnet【她在本上记下】

Six chagrins trop lourds【六件沉重的悲伤】

Cinq petites peines【五点小烦恼】”

戒指银白,钻石折射出的光晕仿佛莲花绽开在那个人指尖。

他是目睹这一切的,见证者也罢,亲人也好,耶和华在自己眼前上演了悲剧一场,定是要把自己逼入死角一般步步紧随。于是罪恶感和欲望丛生,相互缠绕,藤条紧紧拥抱,勒死了尚在萌芽的爱情。

他要逃。逃跑。劈开红海一般坚决,却近乎自虐地不允许自己停下,渐渐时间因果的绳转动他,目的达到,大脑撇除杂念,以为自己已经痊愈,选择性忘记噩梦,白色大褂的博士是基金会里的幽灵,脸色苍白接近透明。

因为是幽灵了,就不必担心伤害谁。不论是别人还是自己。

“Elle range les souvenirs【梳理着回忆】

Dans des boites closes【在密封之匣】

Et le temps s'étire【时光静静流淌】

Derrière les carreaux【在方格之后】

Quatre photos qu'elle garde【她收藏着四张照片】

Trois qu'elle repose【放下其中三个】”

手机屏幕白光清浅,把锁屏里的合影照成冷色,滑开后短信弹出。倒背如流的号码,删掉名称仍然记得,烙印在心里,洗不干净的刺青颜色凝固在血肉里。

『今天晚上突然有空,去了一趟你办公室,没看到你人,问了尼托才知道你休假。真是不凑巧,本来想要和你当面谈谈的,摩西,你躲着我和妮菲很久了。』

抿紧嘴唇,白光映衬着面孔,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表情。

——明明休假名单都是从他那里过的……看吧,分明如此,他却连你休假都不知道呢。

似笑非笑,指尖却止不住往下滑动。

『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生闷气也罢,对我和她有哪里不满也罢,你一声不吭,一个人偷偷跑到基金会里做才三级权限的博士,如果不是被我撞见还打算继续对我撒谎……

你是知道的,摩西,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没有事情不可以说,哪怕是你抱怨我都会听着。可是现在你把我和妮菲当外人,把我们推的远远的,我不知道你的任何情况,哪怕是我明说让你来,你只会推辞让约书亚帮忙。不论如何,别把我们当成外人对待了,可以吗?摩西,你还把我看成亲人的话,就拜托你不要如此了。

休假的话要好好休息,很晚了,就不打电话给你了。别把自己逼得太紧,有什么都可以说,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Une femme à l'église【教堂里的一个女人】

Effeuille les roses【摘下玫瑰的花瓣】

en bouquet d'argent【在银光闪闪花束】

Un ou deux soupirs【一两声叹息】

Plus de rose sur la branche【来自枝上的玫瑰】”

“Elle attendait l'amour【她还在等着爱情】

Je n'attends qu'une chose【我却只等一个心愿】

Moi j'attends toujours【我总是等待着】

Un baiser de toi【你的一个吻】 ”

把脸埋下去,埋下去,无声地泪顺着眼角往下滴,一点一滴,哭喊被咽下去,只剩哽咽的细微声响在喉咙里挣扎,接近泯灭。

黑暗里他想起高三那年,他们是坐的同桌。一次晚自习还有半小时数学老师来发卷子,要求做,根本写不完的量摊开在面前,奋笔疾书间时间已经流逝,下课铃响,没有人停笔,数学老师急了,一边喊着别写了,一边命令后排人收卷子。他慌乱之下笔误,手摸橡皮竟然没有找到。

要完了,写不完了。他呢喃着,内心里翻涌起某种恐惧。怎么办,来不及了,怎么办。

然后,一个柔软地东西,被从隔壁递过来,准确无误地塞进了自己手心里。

“快用吧。别急,原本那个写完再找。”

他愣住。于是坐在隔壁的人顿了顿,声音低下去。

“……写完了,我们一起回家。”

手里的橡皮滚烫炙热,手心被灼伤一般痛楚却把那个物什握的更紧,他不再慌乱,安静,连试卷被从面前收走都没了知觉,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感觉:他们要一起回的,是个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家。

——要是这一刻死去就好了。

他不禁如此想着。

直到后来,他才听到别的人说,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可能沉浸在喜悦里,也可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

“J'attends toujours【我永远等待着】

Un baiser de toi【你的一个吻】 ”
===============================
*:来自邱妙津的《鳄鱼手记》,在台/湾同性运动中,鳄鱼,拉拉等来自其书的称呼成为同性恋的代名词。

羊肉烧卖,嗝。
回了内蒙我觉得我会百倍长肉,这还没回去就一顿饭十个了。

大概妻子,就是那个你在外面有了挫折受了难过,不用告诉她什么,直接可以拥抱她吻她,告诉她“我今天不是很好,但是我回来看到你我好开心”的人吧。
真好。
有她真好。
【再不会有什么,是我穷尽一生想要长相厮守的人了。】

【具体见文本内容,图片不全】
scp基金会设定:善恶之顶

项目编号:scp—4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000—1被安置在site—【数据删除】特殊收容所中仅8平方米的全封闭房间内,墙壁厚度1.2米,墙体外由1米的真空区域与外界空气隔开。至少有三名安全人员负责此项目的监控监视,scp—4000—1申请的物件必须经过评定后批准才可进入收容室,每隔三天需负责心理研究的研究员评估其精神状态及危险系数,每周由两名D级人员操作通风器械给封闭隔间更换新鲜空气,换气时常不得超过一小时。

目前已经发出的申请为:
一本皮革封面的《圣经•旧约》【已批准】
一个塞满棉花的蓝色小坐垫【已批准,等待送入】
一个银制十字架【被拒绝】
挂在其原办公室中的金属相框及合影【相框被拒绝,合影等待送入】

由于scp—4000—1的不稳定性,所有与其有关的实验必须经过议会批准方可进行,防止其转化为scp—4000—2。非特殊情况不得进入其收容室,安全人员看护下可同对象进行语音通话或视频沟通,进入其收容室前需由研究人员评定其精神状态稳定,要求穿着特殊工作服防止气压异常而引发的不良反应,未通过申请则不允许携带任何有可能存在意图伤害scp—4000—1的武器,离开收容室后必须进行体检。

一旦scp—4000—1转换为scp—4000—2并引发收容失败,需机动特遣组持有至少五台高水枪进行镇压和收容,禁止将其逼入墙体与外部空气接触的封闭空间。
补充:在特殊情况下,可以采取【数据删除】,目前o5—【数据删除】已经批准此行动。

描述:
scp—4000—1与scp—4000—2在一定条件下会相互转化,scp—4000一般以无害的scp—4000—1状态呈现。

scp—4000是外表为浅紫色头发,且肌肤白净的白种希伯来人,高169cm,体重仅25kg,目测体态较常人稍稍纤细,但肌肉占比超过体重的57%,远超常人肌肉占比指数(常人不大于40%),力气巨大,目前可知对象可以徒手抬起超过230kg的物体(由于对象的特殊性不便于开展进一步实验,目前仍不知其肌肉纤维承受的极限数值)。

scp—4000具有控制气体与气压的多种能力,如气体流动与气压的增强减弱,可压缩气体使之液化或固体化并肆意改变其形态大小;还可以改变空气内气体成分的比重。通常情况下,对象皮肤外3cm处存在固液混合状态的空气混合体,能够形成固化保护层,承受压力接近核爆级别。

scp—4000可根据空气流动感知周围物体和生命体的位置及活动,无需目光注视便可隔空取物和隔空移动,有时会使自己或周围事物在其无意识下呈现浮空状态。
(但目前尚不清楚其所控制的空气的距离局限,由【数据删除】博士提交的实验申请正在审核中)

scp—4000不需要穿鞋,其行走时脚掌距离地面越1.2cm处浮空,尚不知其行走时借力的途径,且其不需要更换衣物,衣物除非被刻意沾污否则不会被染上尘土等污渍。

若任何人在和scp—4000—1同处一室的情况下对scp—4000—1产生敌意时,活动将受到空气限制,敌意上升为伤害意图时将会被【数据删除】。经过实验确认激发此效果需要scp—4000—1自身的情绪变化,而非scp—4000—1的伤害意图。

以上能力需scp—4000—1接触空气触发。若没有空气存在scp—4000—1将转换为scp—4000—2并【数据删除】,有极大几率突破收容来获取空气接触。

scp—4000—2为恶之集合,与scp—4000—1完全相反,对人类怀有敌意,有极强攻击性,喜欢【数据删除】【数据删除】【数据删除】,两者唯一相同点在于都精通犹太教教义,在行动中scp—4000—2常以耶和华的利剑自称来进行“清扫”。但遇到【数据删除】时,会停止攻击其他生命体,开始试图杀死自己,直到其转换回scp—4000—1。期间自残留下的伤口将全部转换为疤痕留在其身体表面,愈合周期长,目前记录中的时常为472天(伤痕贯穿其肺部)和209天(大腿肌肉撕裂)。
注:详见附录scp—4000—C镇压机密

注:在scp—4000进入scp基金会成为【数据删除】博士之前没有任何scp的迹象出现,性格温和,擅长人际交流与化解矛盾纠纷,为人诚实真诚,善待包括D级人员在内的所有员工,几乎是善意的scp—4000—1的全部体现。

附录scp—4000—A事件:
(以下是在对象情绪稳定后口述经历)
在进行一项与scp_79(旧AI)的实验中【数据删除】博士发生意外,试验交谈内容被无线电波干扰而无法被其他人记录,79用仅其一人可以感知到的电波和视线波长对其大脑皮层进行了干扰,下达下意识命令“接近682你会知道你是怎样的存在”三分钟后收容所断电,对象在暗示下前往682所在收容室,进入收容室后682罕见未出现攻击性,并持续用沙哑的声带不断重复一句“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
随后scp—4000本身意识丧失。停电事故造成一场大规模收容失败,682,173,076等均被放出,镇压时间超过【数据删除】天。

镇压过程中机动特遣组拍摄下一个类似【数据删除】博士的人影画面,173在靠近背对其的人形时被不明原因移动到距离人形一百米外的区域并不再对其产生敌视,机动特遣组尝试射击人形后子弹均在距离目标两米处速度降低为零。

补充:镇压结束后有D级人员发现了在079房间昏迷的【数据删除】博士,后接受检测,身体状态一切正常。一周后同事【数据删除】注意到其开始产生持续的手部颤抖和失神,并日渐严重,但体检结果无一例外正常。两周后其开始长时间失眠,监控录像显示其于深夜在床上痛苦地嘶喊,仿佛在承受巨大的折磨痛苦,并出现一定程度自残行为,所有自残产生的伤口在黎明将至时全部愈合。

附录scp—4000—B事件:
(此段由言峰博士口述)
在距离scp—4000—A发生后三个月的某日,言峰博士进入其办公室传递物件,注意到其缩在墙角浑身痉挛,揪住自己的头发哭喊“我不要这样做”“你放过我”,然后又接二连三冒出“想要杀掉杀掉杀掉他们我得不到他们也别想得到”这样疯癫的自问自答,在言峰博士靠近并询问时,其抬头露出绝望的神色“快跑”,下一秒脸色狰狞,随即言峰博士被一阵不知名的力直接甩出了大门,头撞到墙角失去意识。

收容失败因为机动特遣组赶到及时而没有酿成重大事故,仅少数scp被放出。scp—4000在负隅顽抗八小时后被制服,不久陷入昏迷,半小时后苏醒,其不记得之前异化时间内的所有事情,体检结果依旧正常。

注:经过议会重新对此事件进行评估,正式收容在一般的人形收容所并确定scp—4000为Euclid级别,保密等级为第四级

实验项目:
【初次收容后第三天,在scp—4000情绪稳定时】

实验1:要求对象隔空将物体定向移动
结果:对象仅用目光注视物体使物体移动,检测气压的仪器反应物体移动方向气压降低,相反方向气压增强。

实验2:要求对象蒙住眼睛并隔空取物
结果:在预知物体大概方位后完成任务,后随意放置物体,仍能够完成任务。
注:据scp—4000自身透露,其可根据空气内气流和压强的变化告知物体的具体方位,所以无需眼睛注视也可以做到改变气压移动物体。

实验3:要求对象释放其空气液状流层,并用不同武器对流层施压
结果:流层不会被任何冲击力和爆炸破坏,能承受接近核爆冲击的压力,仅在使用高压水枪后出现一定地损毁,但结束水枪冲击五分钟后恢复原有水平。

实验4:由有敌意的D级人员持武器接近对象并试图伤害对象
结果:立刻发生【数据删除】,D级人员身体被【数据删除】而死亡。随后对象面对血腥场面产生手部颤抖和呼吸过度,实验被迫终止。

附录scp—4000—C事件:
(以下为事件发生前的录像内容)
(对象与研究员在两个房间隔着玻璃用传话筒交流,对象所在房间关闭但未彻底封死门缝)
研究员:scp—4000,现在感觉精神状态如何?
scp—4000:好多了,感谢您的关心。
研究员:对目前的住所还满意吗?
scp—4000:挺满意的,除了不能够见到【数据删除】以外都挺好的,很希望他们不会为我感到难过。
研究员:嗯。那么我们开始吧。就像是你所熟知的那样,一些小对话。放轻松,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首先是你对空气的感知和运用,其实我们都想知道你所能够操纵的空气气压是多大程度,距离极限是多少。
scp—4000:那个吗……极限我也不清楚呢,不能够继续准确答案很抱歉。但是现在我可以感应到(对象比划了一个手势)你的位置,你周围气体的流动,然后根据这个判断你的动作情绪之类。
研究员:只要房间空气有一点点流通就能吗?
scp—4000:是的。
研究员:感谢你的回答。
scp—4000:不用谢,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如果可以,请告诉议会不可以再批准079与682之间的任何接触,拜托了,这是我唯一能够多做的。
研究员:我会努力汇报上级的,感谢你。不过说到079,你的异变是从079的实验开始的吧?
scp—4000:……没错。我就是079和682所谈论的造物,“善恶之顶”,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未被发现的scp也和此事有关……
(对象突然打了个寒战并停止继续说话,用手按住另一只胳膊压在腿上,监控中其手似乎微微发抖)
scp—4000:……大概我还不能冷静讨论这个话题。
研究员:没关系,我们可以说说之前的实验。
scp—4000:(逐步迷离失神)实验……那是一场意外,我没有想要伤害他,没想到他竟然就……
研究员:不不,我们不讨论这个,和我说说其他——
(对象突然情绪激动)
scp—4000:我没有想要伤害他!!!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不要诬陷我了!!!
研究员:(开始不安)请冷静,scp—4000,没有任何人会诬陷你的,请冷静下来……
scp—4000:你住口!!!闭嘴!!!你不要再控制我了!!!
(对象突然安静,低头,研究员感觉不对,按下警示按钮后想要开门离开,发现门被空气气压抵住无法开启,对象慢慢抬头,注视研究员后背露出勾起唇角的诡异笑容)
scp—4000:【沙哑近似机械声】我主必灭杀尔等罪人,以归我主之荣耀。

随后研究员被【数据删除】,scp—4000突破收容,引发大规模收容失败,造成七十二名安保人员死亡,多人受伤。

注:经议会再次评定,scp—4000修改为Keter级别,由一般收容改为特殊收容,并安排特定人员监管,允许安保人员使用束缚衣,电力颈圈与遥控手环对其进行控制,为其提供定时心理疏导。

附录:scp—4000—C镇压机密档案
〈警告!需要五级权限开启阅读,擅自阅读将面临处决!警告!请20秒内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电子锁开启,请核对指纹信息与虹膜信息〉
〈正在扫描中〉
〈登录成功,欢迎您,o5—【屏蔽】〉

笔记:

亲爱的你,如果看到这份笔记可以被打开,那么意味着我已经被处决了。希望你耐心看完这份笔记,为了揭开这个和感情有关的真相,我已经努力了太久太久……

scp—4000与议会关系太为紧密,终止scp—4000破坏收容的历史只有彻底摧毁scp—4000或者让scp—4000满足他真正的愿望,否则,这个灾难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观察了镇压scp—4000的最后时刻后,我敢如此断定,“善恶之顶”应当被称为“爱憎之顶”,scp—4000—2在行动中一直强调的“荣光尽归耶和华”虽然有存在意义,但更多为了掩人耳目,是为了让我们不知道他究竟为何诞生在【数据删除】博士的身体里。

在镇压的最后site紧急通道出现故障,引导部分议会人员转移时直面了scp—4000—2,其中我和o5—【数据删除】第一个面向他,他在看到o5—【数据删除】时突然停止了动作,直只是盯着那位议会人员,然后崩溃一般地哭了,当时各种声音很嘈杂,但依旧可以挺清楚他哭着重复说“【数据删除】求求你原谅我”,在我们所有人注视下他开始试图伤害自己,空气凝成的尖锐物体隔开他的身体撕裂他的肺部,大腿肌腱被撕扯成血淋淋的模糊红肉,scp—4000站不稳,跌倒在地上撕扯自己的头发,甚至想要通过捏爆自己的头来获得解脱。好在不一会儿就有安全人员制止他,并将其收容。

【数据删除】博士在那方面是做出牺牲的。我曾经买通scp—4000的安保人员和他进行过未经授权的交流,这才明白scp—4000的真正心愿,和抑制其发作的真正办法。scp—4000—2所渴望的,不过是得到一直懦弱仁慈的scp—4000—1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罢了,哪怕需要很多流血,很多牺牲,scp—4000—2为了目的很坚定,且很狡猾地用宗教思想给自己的行为蒙上面纱,试图麻痹我们所有人对此的认识。

但是即使如此scp—4000—2还是会痛苦,会悔恨,会在沾满鲜血后恳求原谅,妄想得到而杀人,却避免不了杀人后面对日思夜想面孔的悔过,在被再次收容后又感觉渴望,便暗暗积蓄力量等待下一次破坏收容的机会……

大概我们每个人都做不到成为真正的圣人,【数据删除】博士本身越是带有美好品质,他的反面就越是让人难以接受,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被079和682利用,变成这副样子。

所以,在我被处决之前,我真诚地请求议会批准杀死scp—4000或者满足其愿望的请求。如果选择要杀死他,请你们在他死亡前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Joshua博士